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触犯法律,是小恶;践踏法律,是大恶。

社会最可怕的不是小人物犯罪,而是大人物作恶。社会黑比黑社会更可怕.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内蒙一囚犯不堪狱警狱霸殴打勒索杀人求死(图)  

2010-10-25 14:02:00|  分类: 网文转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2010年10月25日08:16解放网姜鹏

内蒙一囚犯不堪狱警狱霸殴打勒索杀人求死(图)

徐化英手持李占双的照片

内蒙一囚犯不堪狱警狱霸殴打勒索杀人求死(图)

徐化英给狱警汇款的存单

  □晨报特派记者 姜鹏 内蒙古扎兰屯报道

  深秋10月,大漠苍茫草原已寒意陡峭。身处内蒙古腹地的扎兰屯位置偏远,地广人稀,而扎兰屯监狱更不为外界所熟悉。

  2009年4月,扎兰屯监狱内发生一起离奇杀人案,牢犯李占双为求死,用绳子和剪刀杀死素不相识的囚犯。一审宣判称,李占双因思念亲人,失去生活信心,无端杀人,决定判处其死刑。

  然而,李占双上诉称自己杀人的真实动机源于狱霸索要钱财,自己不堪毒打从而萌发寻死念头。李占双的母亲徐化英称,自己按狱霸要求向狱警汇款多达数万元,儿子杀人是在狱警和狱霸多次索要钱财,被逼无奈情况下发生。

  一个有力的证据是,狱警曾主动向李占双的亲属退还1万元现金,条件是家属不得对外公布真实的杀人动机。李占双的证词引起一片哗然,同时隐藏在高墙内的监狱潜规则也被放置在聚光灯下。

  因敲诈罪名入狱

  扎兰屯监狱会见楼,李占双的出现让徐化英哭成泪人。李占双身高约1.65米,身体结实,双手双脚戴着粗大的铁链,脚链拖在地上,行走时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  21岁的李占双是徐化英的第三个孩子,上面还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,出生在黑龙江克山县。徐化英介绍,李占双自小品行不错,懂礼貌,乡里乡亲人见人爱,不过不喜欢读书,小学毕业就辍学了。

  李占双年幼时,徐化英和丈夫离婚了。此后,徐化英带着孩子们前往满洲里,做起牛羊肉的小买卖,家庭经济条件稍有起色,因忙于生意,她也放松了对孩子的教育。在满洲里,李占双结识了于洋等几名社会青年,开始干一些敲诈勒索的事情。

  2008年9月4日,于洋、李占双等人因敲诈出租车司机7次共200多元钱,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,从而进入扎兰屯监狱服刑。徐化英回忆说,当时李占双宽慰自己:“我会好好改造,过几年就出去了。”

  用剪刀刺死同室犯人

  事与愿违,7个月后的一天,徐化英接到同在扎兰屯监狱服刑的一名犯人打来的电话,说李占双杀人了。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介绍,2009年4月6日凌晨4时许,李占双将同监室的新入监犯姜结红,骗至无人居住的107监室,用活动室取来的绳子勒住姜结红颈部,又用剪刀刺其颈部数下,致其死亡。此后,李占双返回自己居住的105室,将另一名囚犯李宝龙骗至活动室,企图用同样的方法杀死李宝龙未遂。

  判决书称,李占双无辩解。辩护律师赵春平认为,监狱作为监管机关存在管理漏洞,从而造成了本案的发生。

  在徐化英看来,监狱对儿子的杀人事件犯有常识性错误。首先,李占双作案使用的绳子和剪刀,何以轻易取得?此外,李占双作案时随意往来于105室与107室,监狱方存在监管不严的问题。

  不过,一审判决并未采纳徐化英的辩护意见,判决李占双犯故意杀人罪,执行死刑,对监狱应负责任未提及。

  晨报记者获悉,在此次监狱命案中,仅有一名值班狱警遭降职处理,而监狱方向被害人姜结红家属赔款24万元。

  狱中频遭勒索殴打

  对儿子在监狱内闯下的弥天大祸,徐化英显得非常不解。据了解,被害人姜结红入狱仅有4天时间,与李占双没有任何纠葛。判决书中对于李占双的杀人动机称:李占双想父母,想家,一想到这些就难受,不想活了,于是决定杀人被判死刑。

  “他(李占双)确实想求死,但肯定另有原因。”徐化英说,儿子性格非常乐观,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自寻死路。

  在一审庭审现场,此前一直“无辩解”的李占双终于开口,讲述了自己真实的杀人动机。李占双表示,2009年3月21日,自己与二监区罪犯石磊在食堂打了一架。几天之后,监狱组组长、同为犯人的赛音吉亚便向其索要1万元,“说监狱开始调查我打架,让我先拿点钱请干部吃饭,尽量把这事摆平。”

  徐化英证实,4月3日晚,李占双用赛音吉亚的手机打电话回家要4000元钱,语气非常迫切,“说一定要凑这个钱,不然我就完了。”当晚,李占双还给叔叔、阿姨打电话要求打款,但债台高筑的徐化英已经无力短时间筹到这笔款项。

  晨报记者在扎兰屯采访期间,在押的杀人嫌疑犯李占双竟主动与记者取得了联系,再次暴露出监狱的监管真空。

  李占双介绍,当赛音吉亚听闻自己无力筹钱,多次组织囚犯对其进行毒打,“打得我实在受不了,就想死了。”李占双说,杀人前的一晚上,自己躺在床上想了很多很多,“不给钱就要遭打,家里又没钱了,一想到这些就不想活了。”

  随后,李占双将作案的目标对准了刚入狱几天、甚至没有说过话的姜结红,一场惨剧便在监狱内发生了。

内蒙一囚犯不堪狱警狱霸殴打勒索杀人求死(图)

内蒙古扎兰屯监狱

  数名囚犯均遭狱霸索财

  扎兰屯监狱工作人员向晨报记者证实,赛音吉亚是该监狱羁押的囚犯。多名在扎兰屯监狱服刑人员家属向记者介绍,赛音吉亚是监狱内的大哥,也就是俗称的狱头、狱霸。

  徐化英说,每次去见李占双,儿子背后总站着身材高大,体格粗壮的赛音吉亚。由于赛的存在,“儿子有委屈也不敢说。”

  李占双向晨报记者介绍,入狱后不久,赛音吉亚听说自己家做点小买卖,于是便找到他,提出花1万元就可以调到文艺组。“干轻一点的活,还可以减刑。”

  徐化英告诉记者,自己曾接到一个陌生的号码,她接起来一听,是自己儿子的声音,说现在用的是大哥(赛)的手机。随后,徐化英按儿子的要求向陌生账号汇入1万元,几天后李占双果然被调入文艺组,不过随之而来的却是赛音吉亚变本加厉的索财。徐化英称,每次接到李占双的电话都是要钱,“如果没有钱,自己儿子便会遭罪。”

  数名囚犯家属亦有类似遭遇,犯人小强(化名)的母亲介绍,儿子入狱后不久,便用赛音吉亚的手机打来电话,要求为其存钱和购买物品。让小强母亲觉得蹊跷的是,小强要2双鞋子,40码及42码各一双,而其它物品都需要2份。“我儿子穿40码的鞋,42码的鞋估计是孝敬赛音吉亚的。”

  狱警找家属欲封口

  李占双表示,自己遭遇赛音吉亚敲诈后,曾考虑向狱警反映,然而自己亲眼目睹的一幕使得他打消了上述念头。一名囚犯向狱警反映被赛音吉亚殴打,岂料狱警不但不管,反而用电棍电击这名囚犯。

  徐化英认为,狱警就是狱霸的保护伞。儿子杀人事发后,徐化英找到之前的汇款存根,惊奇的发现赛音吉亚提供的账号竟然是监狱狱警及其亲属的卡号。

  徐化英向晨报记者出示了3张汇款单回执,分别是2009年2月11日向梁春和账户汇入1000元,2009年1月9日向王超账户汇入10000元,以及3月29日向谢菲账户汇入800元。

  徐化英事后得知,梁春和便是扎兰屯监狱的狱警,而其他两人则是其亲属和朋友。

  2009年4月8日,李占双杀人后第三天,徐化英突然接到梁春和的电话,称要归还1万元。在扎兰屯成吉思汗宾馆,梁春和向徐化英的女儿退还了1万元。作为退还现金的条件,梁春和要求李占双的家属不要讲李占双杀人的真实原因。

  徐化英向晨报记者出示了一份当时的录音资料,虽然录音质量不清晰,但仍能获悉对话内容。在这段长约30分钟的录音中,一男子用恐吓的语气说:“如果你弟弟啥都说,我就找道上的人收拾你们。”

  在家属们看来,狱霸向犯人家属提供狱警卡号,事后梁春和退钱的举动恰恰证明了两者之间存在不可告人的秘密,这正是逼迫李占双杀人的原因。

  据了解,扎兰屯监狱创建于2002年,曾多次被内蒙古自治区监狱局评为“实绩突出单位”。

  对李占双家属对监狱方的质疑,晨报记者与扎兰屯监狱联系采访遭婉拒。来源:新闻晨报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